人物>>燕赵之子

百岁老红军袁光兰的战斗故事

2018-09-11 18:39:13 来源:河北新闻网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忆红色征程 话峥嵘岁月

袁光兰说,长征创造了一个历史奇迹

人物简介】

袁光兰,1918年9月2日出生,汉族,江西省兴国县人,1931年4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1936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战士、班长、青年干事、指导员、团政委、邢台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省军区“五七”干校副政委、邢台军分区顾问等职,先后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1981年离休,享受正师待遇。1955年被授予“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1988年荣获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05年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2015年荣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2016年荣获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章” ,现居河北省军区邢台干休所。

德风惠露,福满乾坤,2018年9月2日是老红军袁光兰的百岁寿辰,面前这位慈祥的老人,身板已不再硬朗,但气色很好。当我近距离地来到他的床前,他用那专有的紧张而缓慢的动作从床上起来给我握手,嘴上还不时地说着:“谢谢,谢谢!”参访中,我从他那一身朴素而干净的老式军装中仿佛又看到了往昔的峥嵘岁月,随着我们 “聊天式”的问询,这位13岁就入伍且在部队生活了一辈子的“小红军”不知不觉又打开了“话匣子”。

87年的光阴,足以让一个人遗忘许多东西,但有些记忆是刻骨铭心、难以磨灭的。长征,对于100岁的袁光兰老人来说,“就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红小鬼”:从红色的革命圣地走出来

“我家是在兴国县崇贤乡霞光村,小时候家里很穷,很小就去给地主家放牛割草,经常挨饿、受冻受骂。10岁那年,党组织联合革命军进行崇贤暴动,消灭了恶霸地主;第二年还成立了红军独立团。1930年春,兴国成立了县苏维埃政府,还开始颁布《兴国土地法》,我家有了田地,我也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红六军从我家过,我就跟着部队走了;7月,攻打吉安的时候,红六军改为红20军。1931年7月红20军的番号取消,我整编去了红七军。1933年,红七军又被改编为红3军团第5师,然后进军福建,先后占领归化、清流、泉上、朋口、连城等地,使闽北、闽西苏区连成一片;9月,奉命返回赣南参加第五次反围剿作战。”袁光兰说,因年纪小,不论部队番号如何变,战友们对他的称呼“红小鬼”始终没变。

于都河:5座浮桥渡8万红军

1934年10月,袁光兰所在部队从福建赶往江西于都县,“我们只知道当时第五次反围剿失利,部队一定要往外突围,但不曾想到底走向哪里,不曾想要走多久多远,不曾想将要去的地方是怎样的一片天,更不曾想最后竟然走了二万五千里,反败为胜,夺得全国胜利,创造了一个历史奇迹。”

古名为贡水的于都河紧靠县城,当时中革军委总部工兵营等单位在河面上架有5座浮桥以备突围。据史料记载,红军渡过于都河的总人数是86859人,其中第三军团17805人。

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袁光兰老人说:“我们在那里稍稍休整后,于10月16日晚出发了。临走时,老百姓说,打了胜仗还回来。”向前,向前,迎着蒙蒙的暮霭,听着越来越小的水声,渐渐地,那声音被急行军的脚步声代替了。

湘江战役:惨烈战斗染红江水

1934年11月下旬,中央红军86000余人在连续突破敌人三道封锁线后,进抵湘桂边界。这时,蒋介石的“中央军”和湘桂粤军阀已集中30万强敌,在湘江以东地区布下号称“铁三角”的第四道封锁线,欲将中央红军“包围全歼于湘江东岸地域”。11月25日,中革军委发布作战命令:过湘江时,红一军团为右翼,红三军团为左翼,红五军团为后卫,八、九军团等部策应,从两翼和后卫掩护中央纵队和军委纵队过江。

“红3军团在长征开始时为右路前卫,湘江战役为左翼,一直与红一军团担当主力,肩负着突围挺进、保卫党中央的重任。湘江战役时,上有敌机,前有重兵和大炮,但我们率先突入广西,控制了界首渡口。为了守住阵地,我们与敌军持续作战3天3夜,今天你占住山头,明天我又把它抢回来。最后,我们虽完成了守卫任务,但在惨烈的拉锯战中付出惨重代价。湘江水都是红的……”说到这里,撑着拐杖的袁光兰老人一动不动,沉默了许久,眼睛湿润了。

袁光兰老人说,在这场“最惨烈、最悲壮、最辉煌”的战役中,中央红军从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人。“那一仗着实惨烈,以至于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三年不食湘江鱼,十年不饮湘江水。但这丝毫没有打击我们的斗志,我们的精神都很饱满,大家同仇敌忾,我们都心存这样的信念:把国民党军队击败,建立苏维埃政权,将老百姓从水深火热中解放出来。”所以“红军战士从来没有感到过沮丧,即使面对如此惨烈的处境。”

遵义会议:乌江扎寨防敌渡江

为保障遵义会议的召开,袁光兰和他的战友在乌江附近懒板凳处扎寨守护,“防止敌人渡过乌江”。在乌江守卫的休整期内,兼管宣传的袁光兰开始在当地发动群众,号召大家入伍以补充兵力。

湘江战役让红军遭受重创,遵义会议之后,整编后的红三军团,各师部已撤销,全军团3个师已被整编为第十、十一、十二和十三共4个团。袁光兰从师部政治部分到第十三团。

攻夺会理:头部中弹眼睛受伤

红军渡过金沙江后,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会理城郊召开,红军主力休整,以三军团围攻会理,牵制敌人,迫使城外敌兵撤进城内。

袁光兰老人回忆说,当时的情报显示,会理县城内敌人只有一个团,并且战斗力偏弱,比照自己的十三团,“拿下它问题不大”。但实际情况远不是想像的那样简单,会理县城不仅分内外两城,而且武器弹药供给充足,“上面还有飞机,既为对方补充物资,又攻击我们。”驻守会理的国民党军队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用棉花浸透煤油引火,烧尽城外民房,以扫清“射界”;搜缴城外群众口粮,运进城内,备坚守之用;对有不满言论的士兵,立即惩处。久攻不下的情况下,再也不能额外损失有机力量的红军决定放弃,最终只能绕城而走。

袁光兰就在此次攻城拔寨中受到飞机炮弹的攻击,“我的左眼几近失明,额头中间位置还有一处往外鼓,里面是炮弹皮”。袁光兰老人边说边摸摸脑门,还不忘给我们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炮弹皮在这里‘安家’了。

大渡河畔:与敌竞跑智夺先机

“强渡大渡河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我们占了先机。”谈起大渡河,老人说,当时红军已经破解了敌人的电报,所以赶在前头占领了先机。“当时我们的先头部队身穿国民党军服,与河对面的国民党军队‘遥相呼应’,我们知道了他们的番号,知道了他们的行程,一天240里地,最终把他们落在后面,取得了胜利。”

87年的岁月,昔日13岁的“红小鬼”如今已成期颐老人。抚今追昔,袁老感叹道:“长征,不仅仅是二万五千里的路程,也不仅仅是两年的跋涉,那是一群勇士承担起了中国未来的历史重任!岁月永远掩盖不了,长征路上的革命英魂,后人一定要记住他们,一定要珍惜今天的好时光。”

如今,袁光兰老人已是儿孙满堂,“4个子女有3个都从部队转业”,老人每天都坚持走到饭桌前自己吃饭,闲下来时与老伴聊聊天,更多的时候是沉默,好像在回忆那段红色的日子,怀念那些为国捐躯的战友们。(供稿人:康英杰 河北省军区邢台干休所)

责任编辑:张岩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